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評論】旌牲--中國共產黨和它的附隨人士

謝建平專欄
2020-08-13 | 前總統馬英九在演說中提及「首戰即終戰」(影片畫面)

文/謝建平

旌牲,以牲畜為獻,插上引路旌旗,祭祀心中的信仰,故以奉上牲肉為旌牲。一般國家大祀以豕、牛、羊全隻三牲為主(大三牲)。民間財力較弱,台灣農業社會有些不忍宰牛,羊肉昂貴又取得不易,所以百姓大抵改以豬肉一塊、雞一隻、魚一尾充當牲禮(小三牲),也算葷食、不無小補。(以上無憑無據,既不見專家之言、亦不載典籍之内,純屬臆測)

 


作者指其為鄉民酸支國人民的傳神照。圖片來源:作者提供之資料照

台語生活用語中有個習慣說法……近日就養一些「旌牲仔」來加减改善生活。所以旌牲仔(精牲仔、畜牲)也可是家禽家畜的統稱。有網友指教說如何分辨畜牲和畜生?很簡單,一種是被有目的的豢養;一種則是雜交野生的……反正不論旌牲、精牲(公家版之誤)、畜牲還是畜生,統統非人,也無人類之風俗習慣、社會制約,所以其行也絕非人類可以推斷。

共產主義才搞百餘多,殺了人類史上最多的平民

共產主義搞了百餘年,殺了超過一億人,如今換上西裝打領帶,但是非人唯物畜牲的本質完全没變。禽獸不如的共產黨,絕對不能用正常人、甚至是「人」的思維去理解,他們的中心思想只有「權力」。任何有礙於他們完全掌握權力的人與事,就一定不加思索的消滅剷除。用這樣的推論,也就不難理解北韓金小胖的野蠻,更立即秒懂中國處理香港問題的誇張與霸道。

至於那位出生在香港九龍的台灣領導人,古早以來就逢中必跪、遇共就舔。眼見中共在香港大肆濫捕、拘禁、迫害,他還一派輕鬆說要去再暸解詳情,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真的被中共教得很乖,是中國共產黨在台灣馴化政治人物的樣版。

 


作者認為馬英九在出席台北市東區扶輪社衍生的八個扶輪社演講,大肆鼓吹「首戰即終戰」、「美國不會出兵救援」,極力唱衰台灣國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解放軍將領的致辭。圖片來源:作者提供之東區扶輪社FB照片

坊間對馬英九的評論,不外乎……「他只想著中國對他的歷史定位,哪會在乎台灣人民,他還想看看能不能騙到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呢!」、「只能說他很會演,有人還從頭到尾都投他」、「陳佩琪說會選贏是因為騙到比較多的票。馬英九就是騙到比較多的票,跟柯文哲一樣,之前過度包裝,現在卸了妝,才看到如此的不堪」、「他是台灣表演政治的翹楚,從擔任法務部長就開始演,一路順風順水。一路靠港澳生的加分上建中、進台大。美國職業學生混完返國後,又卡位擔任國民黨副秘書長、法務部長,兩屆台北市長和兩任總統,以平庸無奇的笨蛋資質,都不曾受過什麼挫折歷練,現在竟然敢夥同敵人來恐嚇台灣人!」

保家拒敵以實力優先,搖尾乞憐只會加速滅亡

其實對抗敵人最有力的法寶,絕對不是下垂的頸肩、鬆軟的膝蓋和搖擺的尾巴。而是本身強而有力的戰鬥力,讓對手知道啃不下去,硬吞會要了他的命。像馬英九的未戰先怯、投降優先,只是讓敵人更肆無忌憚的欺凌、壓迫和奴役。沒有人會對投降的奴才心軟,尤其是嗜權如命的邪惡共產黨,它只怕吞不下,沒有客氣的吃飽了。
1949年後的國民黨一大票降將屈臣,在後來的三反五反清算鬥爭中被殺了數百萬人,只剩少數能證明自己早是共黨臥底,也才能悻免於難。至於失聯特務、政爭黨官這些查無資料的,共產黨紅起眼、殺起自己人來,比殺對手更是狠上百千倍。從它還是小股土匪窩在江西瑞金時,內鬥時殺黨內政敵、殺富紳地主就比殺國民黨還兇,尤其為了政治鬥爭奪權,根本無需理由、槍桿子說話,逮到機會就是清洗、屠殺、滅門。

 

法清戰爭的海戰繪圖,是役,清國毀損大型戰艦11艘,馬尾造船廠被毁,福建廣東沿岸海防砲壘等防禦設施幾近瓦解,東南沿海、台灣海峽的制海權完全由法方掌握。圖片來源:作者提供之資料照

拉回一百多年前,1885年清法戰爭時,大清國軍機處主事的大老們,本以為越(清)法戰爭的戰場在越南,與大清國一概無涉。就連孤拔把軍艦開進閩江口,福建水師受命不得干預,戰爭與水師無關,只要不開出母港引戰,就可安穩做壁上觀,絕不輕言引火上身。結果法國敵人根本不理這一套「不求戰、可避禍」的清國奴鴕鳥思維,硬是趁著清軍猶豫不決之時,把躲在馬尾港内躲戰端的11艘戰艦擊沉9艘,完全癱瘓福建水師和馬尾造船廠,福建水師多年建軍的心血至此幾乎全軍覆沒。
主導軍事者畏戰懼敵,根本就是敵人的活靶

而主和派的李鴻章,也僅僅派出南洋水師的5艘戰艦赴,出現在台灣海峽附近巡航準備支援。結果在海上遇上了9艘法國戰艦,南洋艦隊中有3艦再次退避進入馬尾港內,以水深不足及之前的沉艦堵住航道,倖免遭到攻擊。但是另外2艘避入石浦灣的戰艦,卻仍遭法軍發現予以擊沉。這些躲避戰爭的軍艦,簡直就是引頸就戮、任人宰割,最終也没因不戰就免去一死。

這個故事奉送給馬英九、國民黨這些凡事「避免刺激中國」的藍血人,每每向敵人卑微的乞憐,甘願稱臣當兒皇帝,只是拖延滅亡的時間而已,終究難逃侵略者的毒手。唯有把自己武裝到敵人不敢動手,才是永保家園平安的唯一方法。

以目前台灣大量採購重型魚雷、遠程多管火箭、阻絕登陸型戰車、長程無人偵查機、F16V全面性能提升計劃、肩式刺針飛彈。再加上重啟馬英九停止發展的中長程雲峰飛彈、雄三增程制海、雄二增程陸攻、天弓三型和愛國者三型防空。中國想要打如意算盤「首戰即終戰」,很有可能真的首戰就被台灣全殲,真的終戰了……。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評論】務實的投降政治工作者--柯文哲

 

【外島戰犯】 叛亂死刑犯出獄

【評論】Jack(賊柯),這真是太神奇了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影片畫面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