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陳昭南觀點】兩個爛蘋果─腐化的執政黨VS.沉淪的在野黨

名家觀點
2020-07-25 | 作者支持不能讓民進黨一黨獨大,但國民黨並不適合成為反對黨的角色。(蔡親傑、陳品佑攝/影像合成:風傳媒)

本文轉載自風傳媒

文/陳昭南

有一種聲音在殘餘的韓粉內部流竄:「台灣不能一黨獨大,一定要支持反對黨做有力監督。」此一主張,言之咄咄,無懈可擊,所以我舉雙手贊成。我想即使最鐵的民進黨員應該也不至於有任何理由反對此一主張。

民主政治講究權力制衡,「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絕對使人腐化」是顛撲不破的真理。7月19日民進黨召開的第19屆第一次全代會,身兼黨主席的小英總統在開幕式發表致詞時交付給黨員「4個任務」,包括「重新找回高雄的光榮」。蔡英文當時向全黨下達動員令,全力輔選陳其邁。民主政治下的政黨使命理應以贏得選舉為最重要任務,小英以主席身分下達如此動員令本屬正常,但吾人更應注意到的是她在講詞中的另一大段重要內容,她說:

 

我要提醒,『清廉、勤政、愛鄉土』,是民進黨不變的承諾。正是因為我們長久以來把這個承諾記在心裡,今天才能得到人民的支持,進而全面執政。社會上有些人,用『全面執政必定腐化』寫劇本,對民進黨的未來大做文章。我們務必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用行動來證明,這個劇本不會成真。有許多的行業都有專業倫理,督促從業者必須抱持著比法律更嚴格的紀律來行事,政治工作者更是要如此。

因此,我要拜託廉政委員會的委員們,基於政治的專業倫理,協助本黨,制定出更符合人民對執政黨期待的廉政規章,讓同志有所依循。


誰在寫「全面執政必定腐化」之劇本?

當天,按照黨規先是選出了中執委,再從由之出爐一份中常委新名單。關心的人大抵都不難看到整個過程中,大小派系完全操控的鑿痕自不在話下,歷年如此,今年也不會例外,而我們的社會早已視之為「習慣」,也就都見怪不怪了。

政黨內有派系競爭例屬正常現象,只要派系利益的權力角力不至於超越政黨利益,一如政黨利益的爭逐不得超越國家利益。

但,「權力使人腐化」既是原始人性使然,掌權者的野心和貪婪,在權力運作上很容易脫軌越界乃至引起眾怒則是人性面的基本反應。權力者能否自我克制與反省則是政治人物的必要修為。小英總統以主席身分提醒從政黨員都「必須抱持著比法律更嚴格的紀律來行事」就是這個深意。

2018年的選舉會出現「教訓民進黨」的巨大聲浪,進而突然湧現韓流大潮,正是執政黨時刻都在上演「全面執政必定腐化」之劇本所反映的必然鐘擺效應。

只是習近平錯估形勢,在民進黨正陷入九合一大選全面潰敗而愁雲慘霧之際,即迫不急待貿然於2019年初推出習五點的「一國兩制台灣版」,這才讓因為敗選而被迫辭去黨主席的小英總統立刻造出一尊超級大砲,再繼之以長時間的「反送中」之「光復香港」抗爭運動,令親中路線的大韓流進退失據,而使得台灣民意再一次大逆轉。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去年1月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AP)

套一句小英總統最常講的話:「權力是向人民借來的,人民也隨時都會收回借給你的權力」,這就是民主真諦。只是,話可以說的堂而皇之,身居廟堂之上的執政黨員們有幾人聽得進去?當我們看到某些位早已習慣於「吃銅吃鐵」的諸多高位者仍然擠身於權力中心時,我們實在不敢對小英總統的連任政績抱以太多的樂觀期待!

最近在立院臨時會上才通過的「農田水利法」及「國民法官法」兩件大事上,都深繫絕大多數人民的身家性命之攸關大事,民進黨仍一意孤行仗恃其多數席位之壓制通過三讀,就是又一次「全面執政必定腐化」的事證。


民進黨的「廉政委員會」制得了「吃銅吃鐵」之惡習?

資深媒體人鄒景雯女士在7月20日撰寫《台灣民選魔咒》一文中也提出暮鼓晨鐘的警示:

「從政的原始本能,如果去除掉責任與使命,剩下的就是爭權奪利喬人事,哪個黨都一樣。在野黨強大時,執政黨有所顧忌,在野黨如果虛弱,就提供了執政黨人以為可以為所欲為的假象,其實不只是對手隨時都在虎視眈眈,更包括黨內派系因分配不均所產生的打擊傾軋。這種現象,在前幾任政府都發生過,現在蔡主席提早示警,識者建議不如由內而外,從幾個『當權派』開始端正起,一個最基本的SOP,就是利益迴避,不給人瓜田李下的機會。唯有如此違反人性,強力節制,把『清廉』掛在招牌上的民進黨,才可能免於反差。」


鄒景雯殷殷期待的,一則在於執政黨應該建立一套「利益迴避」的SOP,這大約對應了小英總統會「拜託廉政委員會的委員們」能在黨內「制定出更符合人民對執政黨期待的廉政規章」。可是,如果民進黨的「廉政委員會」諸委員仍然是按照由派系運作所喬出來的排排坐,也就跟該黨「評議委員會」一個樣的,只能是個和稀泥之虛擬機制罷了!

在野黨強大時,執政黨會有所顧忌?

鄒景雯另一個期待的假設則是「在野黨」。她說在「在野黨強大時,執政黨會有所顧忌」,這就轉回到我們在文首所提到韓流的那句蒼白之語:「台灣不能一黨獨大,一定要支持反對黨做有力監督。」

我的信念認為,舉凡標準的媒體人或藝文工作者多數必然是「天生的反對者」,因為這類工作者的性格特質就是獨具的反叛基因。所以基於良知,支持或守護一個強大的「在野黨」,理應是其責無旁貸的選項。

很糟糕的是,台灣在現實上卻根本不是這樣理所當然的一套邏輯,原因是:已經找不到一個可以守護的強大的「在野黨」。

從國家主權的觀點上來談,國民黨即使已經敗到退無可退之境地,迄今卻還無法修正其雞肋似的「親中路線」。

台灣的地緣政治注定我們不可能不選邊站,而且絕對是選擇跟美國站在一起,唯一理由是「台灣本來就是美國的禁孿」,此一論點我在先前的多篇專欄裡已再三提及,此處就不再贅述。

如今,當美國國務卿龐皮歐於23日以「共產黨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為題,在加州尼克森總統圖書館發表對中國政策的演說,呼籲盟邦與中國人共同改變中國共產黨,自由世界必須戰勝中共暴政。

 

2020年7月23日,美國國務卿龐畢歐(Mike Pompeo)在加州尼克森總統圖書館針對美國與中國關係發表演講(AP)

此一宣戰檄文,已經充分顯示美國已不容置疑地正傾其舉國之力而大面積地抗擊中共政權的此際,國民黨卻還在死抱著中共奶嘴不放,繼續搞那套已被揚棄的兩岸曖昧關係。這不僅證明國民黨被甩在時代潮流之後,也說明國民黨已經徹底腦殘到連「民主與反共」都不知道怎麼寫了!

在國家主權無可妥協的首要原則下,多數民意只好無可選擇地支持聯美抗中的小英總統。同樣道理,「天生的反對者」的多數媒體人或藝文工作者基於主權獨立的不可替代性,也都只能唯一選擇「反對中共獨裁政權」。在此一意義上,則代表國民黨參選的候選人們就只好統統都被捨棄掉。選人不選黨也在這裡出現明顯拐點。

這應該是2020年這次總統大選,即使小英得票率以57.13%大贏韓國瑜38.61%的現實呈現,區域立委方面也成功地展示出「選人不選黨」的特性,乃至造成各選區綠營候選人過半當選,甚至許多區域還全拿的一面倒局面。

可是反觀該次選舉的政黨票的開票結果,民進黨是33.977%,國民黨是33.357%,兩者之間僅差0.62之距,例應屬於旗鼓相當。這數據表示有兩層意義:一是國民黨的支持者並未完全捨棄該黨掉頭而去,後勢猶然可為;二是「教訓民進黨」的民怨積怒並未完全退去,自己的選票可以投給抗中立場的候選人,但對民進黨仍採「不可信任」的態度。


國民黨在「安寧病房」和「加護病房」之間徘徊

照理,國民黨應該在這選票統計的基礎上趕忙理清頭緒,迅速調整政黨路線,並積極物色培訓下次選舉參選大團隊才是。然而,我們從現在往前回朔到今年3月以來的觀察,卻更清楚國民黨真的已是強弩之末,政黨核心諸多要員只蠅營狗苟於私利之心計,當江啟臣從補選中出線登上黨主席大位,大約就注定了這個百年政黨的日落餘暉了!

我的著眼點不在於江啟臣本人的能力或雄圖,我長期遵循的觀察法則是「觀政於其所用之人」,所謂「弱幹必須輔以強枝」始可臥薪嘗膽。然而,當一個亟待力拔山河的政黨主席所推出的幹部團隊竟多是庸碌之輩時,大約已經注定其繼續下墜沉淪的命運趨勢。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顏麟宇攝)

然後,我們在罷韓運動中看到了江啟臣領導的黨中央之左支右絀;6月23日突然提名羽量級的李眉蓁參與高市長補選候選人,再加上習近平在6月底強推「港版國安法」時的瞻前顧後的懦弱表現,基本都已足以令人看破手腳,有幾人還敢期待這個畏首畏尾的百年政黨有機會成為「強大的反對黨」?

當正路不可行,國民黨只好鋌而走險,改走國會議堂「暴力路線」,硬推立院黨團老弱殘兵的成員們上議場打群架。據了解,剛開始時,身為立委的江啟臣主席對此鐵公雞的圖謀並不知情,鬧劇上演後他只好趕著鴨子上架被迫粉墨登場跟著一起丟水球、砸椅子。連這樣的劇本是否能為國民黨加分與否都毫無判斷能力的黨主席,台灣社會如何能期待她成為「強大的反對黨」?


國民黨衰到底:前有「韓總機」,現有「影印機」!

這幾天,高市長補選候選人李眉蓁的論文抄襲風波越吵越兇,國民黨第一時間竟然是將問題甩鍋給中山大學,如此不負責任的態度立刻引起社會大沸騰;當事人女主角還死鴨子嘴硬,既扯到小英總統,再扯出韓國瑜心情和議長許崑源墬樓不幸殞命,遂激怒藍綠選民的共同聲討。遲至7月23日,江啟臣才終於不情不願地在臉書PO文說:「拒絕抄襲,支持李眉蓁勇敢面對錯誤,放棄中山大學學位」。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李眉蓁23日親上火線發表聲明對她碩士在職專班的論文引起各界討論,造成社會資源浪費,模糊高雄市長補選焦點致歉並落淚宣布退回中山大學碩士在職專班的學位。(圖/徐炳文)

李眉蓁的碩士論文是否全本抄襲或根本就是委託槍手有償代寫,其實她自己心知肚明,有膽識的政治人物早就應該進行緊急危機處理,展現個人負責態度宣布退選,卻非要鬧到成為全民聲討的公敵之後,才被迫出面正式宣布「因我個人的不察」「主動放棄中山大學碩士學位。」這就又扯出另一個學術典範與教育制度的大問題:個人學位是可以自己聲明放棄的嗎?

當然,這件論文抄襲風波絕不應該到此結束,許多人都繼續在問:國民黨接下來怎麼處置李眉蓁?

本來因罷韓而補選高雄市長只能是高雄人的權益和選擇,外縣市人充其量也不過當做看看熱鬧、打打嘴砲的茶餘飯飽之樂事罷了。但,論文抄襲所涉及的可是一個政治人物的誠信和國家學術倫理的道德操守問題,一下子把這件論文抄襲事件拔高到被國人視為禁忌的至高層級,於是更多人不免要質問江啟臣:你既自許「身為學術工作者,我無法接受學術抄襲」,也表達了「身為政治工作者,誠信是無法妥協的標準」,李眉蓁的參選資格難道不必交付黨紀討論懲處嗎?而江啟臣該不該為此引咎辭職呢?

現在我們可以回到文首所主張的:「台灣不能一黨獨大,一定要支持反對黨做有力監督」。我接受「台灣不能一黨獨大」,但你認為這樣一個已經被連續七殺的國民黨,而且可預期還會繼續被殺下去的政黨,會是個夠資格讓人願意去支持為「強大的反對黨」嗎?

本文轉載自風傳媒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郭政宇觀點】沒真論文?李眉蓁回應抄襲,自毀誠信,也損害學術研究的尊嚴與價值
【陳昭南觀點】農委會,連豎仔都不演了
【吳瑟致觀點】柯文哲拼總統 有聲量卻無核心價值的盲從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風傳媒

作者

陳昭南

《六都春秋》創辦人,曾任立法委員,現為網路媒體專欄作家。

我要留言

德義記帳士事務所   創業家的好朋友
【民主小日曆】2020熱賣,數量有限!
【從亡國感到防疫大國】預購開始!

置頂

短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