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都春秋 LADO POST

特色專欄

【外島戰犯】兵變。小狗。男人

謝建平專欄
2020-03-25 | 西莒島的青蕃港中正門,走進去之後,多少兵變故事由此展開。下一次走出此門返台,女朋友早已被強制移交。(作者提供)

文/謝建平

 

兵變是男人服役時最大的痛點。根據不可靠也難查證的資料顯示,男人在11-12歲開始,心智年齡和女人開始產生落差,一直到18~9歲時差最多,有時可達2~3歲以上。所以高中畢業到大學時期,是男人最智障白痴的年紀。不只幼稚、更是低能。但是女生在這個時候幾乎已經認清未來,並且準備迎戰人生。

 

這六、七年是男人的弱智谷底,自此後再六、七年,男人智能逐漸攀升,約略到24~5歲當兵退伍回來,被社會無情打擊個2~3年後,心智年齡才能跟女人打成平手。而現在男生只有四個月的戰鬥營,玩一玩,連武器操作都未見純熟,就可以滚回家繼續當網廢少爺,成熟速度可能要再延緩一些。所以,男人比起女人的相對智障期可長達13年之久。

 

男人幼稚期,要到25歲才能治癒

 

這不是我的嚎洨兼唬爛,去問問四、五十歲以上的剩男熟女,尤其是曠男怨女,一定會得出如此的共同結論。不過想想當初我在唸大學這個年紀時,也真的幹了不少裝白癡的傻事。諸如一群人玩拱豬或橋牌,約定最輸的人要去買一朵玫瑰花,出宿舍的門口碰到第一個女孩子,就要送花並且向對方說「我愛妳」。或是半夜酒後跑到女生宿舍門口,對著心儀的女子大喊「親愛的XXX共軍弟兄們,妳們己經被我們包圍了,趕快出來投降吧!」這一類很無腦的心戰喊話。

 

話說1987年底西莒防空砲兵從空軍改編為陸軍高砲686連,三年空軍和首批撥編的陸軍兩年兵同時服役。所以,換上陸軍草綠服的空軍,對這批役期兩年的兵特別不爽。因為有很多陸軍阿兵比較晚到連上,卻比空軍早退伍,老兵憤恨之餘就藉機找碴、尋釁生事。當初掃到颱風尾,被這些空軍老兵欺負到比狗還不如的三年半領導士官,就把這口惡氣全部出到後來的新兵身上。所以也奠立了馬祖西莒陸高686連玩兵操兵的惡習,「四大天王」亦或「四大惡魔」之名乃肇因於此。

 

馬子被騎走後,他被操到精神失常

 

其中某155X梯的阿兵哥,新兵時剛好碰到這群變態又喪盡天良的士官,被玩得快要瘋掉之餘,台灣的馬子又被別人「騎走了」。所以生理、心理多重受創,簡直要攜械逃亡或開槍殺人。剛好他駐守的青帆港西北側八組旁邊,步兵25哨的母狗生了一窩小狗,他千託萬拜的認了一隻來養,藉由養狗移轉重大的心理創傷,名字就叫:佩容,因為兵變女子就是這個芳名。(不要對號入座,佩容到底是珮、配、沛……,容、蓉、榮……,幾歲?哪裡人?我一概不詳,詳也不能講。)

 

故事的主角,佩容真實倩影。旁邊的阿兵不是當事人,是後來接管小狗的砲兵營砲二連郭郭郭戰士,相片亦是他提供。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後來阿兵成了中鳥,稍微熬出頭不再被凌虐,總是習慣在黃昏下哨時,牽著佩容四處到步兵連一線各哨所廝混,目的是要佩容給步兵養的公狗輪流「寵幸」。有人知道後,還在背後指指點點他「變態」,怎麼要自己的佩容到處給別的狗玩免驚的。

 

病態當真愛,愛不到就殺了妳

 

1989年秋末冬初我剛到西莒島上,他剛好要退伍。他刻意詢問是否可以把佩容帶回台灣?上級破口大罵:不行!你瘋了。後來他老兄又去拜託海軍雷達站和負責運補的艦艇兵,有没辦法把心愛的佩容弄回去?結果還是不行。原因是除了會减少外島的防禦戰力外,還有動物檢疫等等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問題。

 

退伍前某天,他刻意交代連上採買的伙委,幫他買來燉補的中藥包。趁半夜無人時爬起來在㕑房裡磨菜刀,並燒了一大鍋開水,準備在他離開島上前把佩容處決,以饗眾軍友的退伍大餐。結果歹運,剛好被巡哨的連長碰上,問明原由後討了一頓轟上天問候伊爹娘。佩容撿回狗命,被移至連部保護管束。

 

馬祖西莒陸高686連部,佩容差點在此命喪情「狼」菜刀之下。1992/11/07馬祖解除戰地政務,懲罰也從一個月的輔訓隊,降低至一星期的關禁閉。686連解編後,連部改成莒指部末代禁閉室。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雖然這是「人犬」不了情,但是像不像坊間情殺的一些劇情。這位阿兵的情傷不輕,有可能損及腦部道德和精神的正常反應,可見兵變真是傷筋挫骨。

 

自戕無用,馬子還是別人的

 

想起我坐牢前馬防部司令葉競榮來西莒校閱晨操時,先是狠狠的駡了我一頓。話鋒一轉,提到有位剛遭兵變的另一位新兵,因為想不開,用步槍朝自己的大腿開槍,他想要用「因傷後送」,回台灣去找可愛的寃仇人。不過運氣不好,被依毀損裝備移送軍法偵辦。葉大將軍怒氣冲冲的大駡:你們這些傻瓜,自殺死了,父母傷心一輩子,那個女的可能才痛苦一個月,過不了多久,還不是躺在別的男人懷裡,睡的一塌糊塗。

 

坦白講,我跟葉將軍深仇難解、至死未休,不過對於他這樣的見解和說法,第一次感到完全的認同。男人呵男人,有時傻得好笑又可憐!

 

(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若有任何指教,歡迎來稿

 

 

*延伸閱讀

 

【草包重振】恭請韓總移駕台北選市長

【舔共軍賊吳斯懷】不為台獨而戰,共機繞台非挑釁

【武漢肺炎】台美聯手對抗「中國病毒」

 

mail投稿去>>>>>>>>liuduchunchiu@gmail.com 
 


【六都春秋】臉書:https://goo.gl/hshqvS

【六都春秋】Line:https://goo.gl/Evnz7p

*封面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

謝建平

詩人。記者。台獨最後死刑犯。1965年生於台南,世新編採、中華科大建築所碩士。85年在黨外雜誌以「謝灣立」撰文。曾獲世新文學獎新詩首獎、散文獎、報導文學首獎、鹽分地帶新詩獎、全國學生新詩獎。88任民進週刋主編、編採主任,89出版第一本獨派詩集「台灣國」,即被以懲治叛亂條例移送。翌年初於馬祖服役時遭設局構陷,依戰時軍律唯一死刑收押,為戒嚴時期最後一位台獨死刑犯。退伍後任民進黨文宣部執行幹事兼代副主任、立院主任八年、高農公司總經理、台灣優蛋CAS協會創會理事長、建設公司副總經理。現職:都市更新講師、政治評論員

延伸閱讀